标准之囚笼

高度发达的社会总是伴随高度发展的标准。如果你是一个蚂蚁,你要懂得如何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起搬运食物;如果你是一只蜜蜂,你要懂得怎么跳8字舞;如果很不幸你是一个人类,你要懂得交通规则、为人处世、生存之道。。。事实上,你要懂得如此之多的规则以至于你从小开始就必须花十几年的时间来学习这些规则。对于社会来说,这些规则是必要的–它保证了我们所熟悉的这个环境能按照我们常规的思维方式慵懒地运行下去。但是这份慵懒的代价呢?过多的标准。

标准无外乎两种–正标准反标准。正标准规定什么该做,比如“饭前要洗手”;反标准则相反–什么不能做,比如“不能随地大小便”。从几率学来说,正标准更有局限性:在满足的条件下,遵守这个标准意味着放弃其他千万种可能的行为;反标准则宽松的多–你可以干任何事,但唯独不能干这件事。个人感觉人类社会还是反标准多一些。大部分社会其实都建立在一种保守体制上,通过人类的恐惧感来加深标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法律,一旦犯法就会被惩罚–在过去的封建或集权政治里这也许就意味着极刑,而正是这种极刑的存在加深了普通人对于王权(也就是标准的象征)的敬畏。虽然不那么明显,但是文化里面的反标准同样鳞次栉比–东方人的羞耻文化(shame culture)就是最好的例子:人跟人的交往非常注意彼此间的距离感,很多事都是不能做的,而一旦做了就意味着强烈的羞辱感。纵观历史,这种现象也是可以理解的–正标准的存活率显然要比反标准低的多:就跟科学论证一样,推翻一个正标准只需要一个反例;而推翻一个反标准则需要证明没有这个标准的千万种可能性要优于有这个标准的(千万种-1)的可能性。

不管是正标准还是反标准,人的行为总是受到了限制。而这种限制最大的表现就在于创意和想象力的枯竭。看到这里“破坏型创造”(destructive creativity)的字眼也许会从你嘴里脱口而出。对,要想提高创造力就得有破坏这些规则的勇气。可是我觉得很多人还是小看了这些规则对于创造力的危害。从小到大,学习了的这么多标准其实反复加深了我们的一种潜意识;用两个字概括就是“要好”。再用两个字概括,就是“怕输”。这也就是我上一节中提到的,自古社会开始我们对于恶,羞耻,罪,刑罚的本能性逃避和恐惧。创新总会意味着更高几率的失败, 和周围人的格格不入,以及随时被社会否定的危险。相对而言,恪守陈规,归于平凡也许是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说到底,我们自称是动物界的强者,其实(大部分人)不过是微渺的食草动物,时不时为身边的风吹草动担惊受怕。

有了勇气,提起能砍开标准之囚笼的大斧就行了么?不见得。即使摆脱了社会的标准,身边人的标准,也许你永远挣脱不开自己的标准。为什么好多艺术家一炮成名后反而难有令人惊艳的作品?因为他们的经验、品味,在给他们带来优势的同时,也成为了抑制创造力的慢性毒药。更可怕的是成名后他们自身对自己的期望。害怕做出低水准的东西–这份害怕,反而逼得他们做不出任何高水准的东西。殊不知在创意的天堂里,一万件失败的实验品里才能有一件成功之作。一个总是给自己设定极高标准的人是一个骄傲的人,也是一个无法超越标准的人。他最后也许能做出极高标准的标准内作品,但那终究是中庸之作,是机械制品。要进入创意的殿堂,一个人首先得扔掉自己对自己的那份高评价,以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的心去看待这个世界。

Aug 11th, 2013

Comments